慈心大地

慈心大地單元

第29期 2016 / 01 / 01 710

magazine03e02901Yanking(右二)向志工們介紹香草植物

新加坡有九成的食物靠進口,為了提升糧食自給率,這個花園城市開始自己種菜,由於土地資源有限,屋頂上的農場就這麼誕生了,為了融入社群參與,Comcrop屋頂農場每個周末還會邀請大眾一起體驗農耕的樂趣。車水馬龍的烏節路(Orchard Road)上,林立著大大小小的百貨公司、高級飯店和餐館,與川流不息的人潮襯托出城市的熱鬧與喧囂,這裡是新加坡最著名的購物天堂,然而,在1990年代初期,該地區曾是一大片熱帶果園,卻因為一場病蟲害使得果園遭受嚴重侵襲。儘管昔日的果園風光不在,如今高樓大廈中,卻隱藏了一顆綠寶石靜靜鑲嵌在這座水泥叢林-它是新加坡第一座屋頂魚菜共生農場Comcrop,我想,沒人能比它更稱得上是都市農場。

新加坡有九成的食物靠進口,為了提升糧食自給率,這個花園城市開始自己種菜,由於土地資源有限,屋頂上的農場就這麼誕生了,為了融入社群參與,Comcrop屋頂農場每個周末還會邀請大眾一起體驗農耕的樂趣。我嚮往都市農耕生活,決定姑且一試申請實習,沒想到老闆很大方的同意了。

屋頂沙龍 享用收成熱鬧滾滾

這座屋頂農場的老闆Allan從2011年著手鼓勵大眾參與都市農耕的活動,除了教育推廣外,去年農場正式成立後便開始商業化生產,提供就近的高級餐廳最新鮮的食材,對於過度依賴進口食品的國家來說,可降低食物里程,也減少長途運送途中食材敗壞造成的浪費。此外,農場以「honestly good, sustainably grown」 --「永續生長,好實在」為口號,採用對環境友善的方式來經營,吸引了很多廚師親自來到農場參觀、挑選食材,偶爾也和鄰近國中合作,提供學生校外教學。每到周末更是熱鬧,來自四面八方的志工們協助農場做例行的維護工作,有人才認識第一天就聊到像是老朋友般,有人拿出手機展示自己種的菜,眼神就像是在介紹自己家剛出生的小嬰兒那樣熱切,這裡自然而然成了對種菜有興趣的人的屋頂沙龍。因為多了一份付出後收穫的滋味,大家在享用當日的收成時,對出自於自己手裡的食物都讚不絕口。

magazine03e02904校外教學時,Samantha(左一)教導國中生動手扦插薄荷magazine03e02902志工們熱切地討論

老人年輕人 各自找到社會價值

身為一個社會企業,Allan有於很多新加坡老人得在小販中心端盤子、洗碗盤,從事各種付出勞力的苦差事,因而想營造舒適的環境讓那些還想要出來賺錢的老人能輕鬆工作,因此農場雇用了四位年過半百的阿姨。和這四位健談的阿姨們工作很有意思,有時候甚至覺得她們比我還有活力。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霧霾太嚴重,為了阿姨們的健康著想,請她們在家休息,於是平常阿姨們的工作就落到我們頭上,重複一個看似很簡單、很輕鬆的動作,做一百遍時其實也是很累的!從此以後我就更能體會阿姨們的辛勞,連帶地,看著碗裡的食物也更加懂得感恩。

偶爾聊天時,阿姨們會突然蹦出幾句親切的閩南語,不禁想起了阿嬤,也想著自己六七十歲的時候,能否像阿姨們一樣做著有意義的事,而不是在家裡握著遙控器虛度一天。儘管年過半百,阿姨們仍然能找到她們在社會上的價值,不需要特別問她們喜不喜歡這份工作,從她們臉上的笑容就得到了答案。

農場還有兩位吃苦耐勞的同事,Samantha原先是廚師,單純想瞭解食物是怎麼來的,便從拿菜刀轉換到拿鏟子,Yuankang則是厭倦了辦公室生活,嚮往能在戶外環境工作,自從去年到南澳自然田打工換宿後便愛上農耕生活。新加坡的年輕人大多選擇高薪的白領階級職位,但他們兩位勇於追求想要的生活讓我感到敬佩,最讓我佩服的是他們一開始都沒有農業的專業背景卻也能撐起整個農場,有這份心比什麼都還重要。

新加坡能 台灣當然也可以

在Comcrop實習的兩個月,從老闆到員工,我看到新加坡三個不同世代的人都因為都市農耕對社會帶來正面的力量,這也讓我想到台灣是否也能用類似的模式,提供弱勢團體或外籍勞工舒適的就業機會。在資源匱乏與缺乏農業專業人才的新加坡都做到了,我相信台灣也可以!雖然農耕真的很辛苦,不過只要覺得累的時候,看看身旁的植物,還有與我一起努力的人們就覺得一切都值得了。如果哪天你來到新加坡的烏節路,別忘了這座城市還有顆綠寶石讓農耕也可以很時尚。

 

下一頁